引言:2020年的商業,自帶層魔幻的色彩,既有當下的同舟共濟,也有風雨過霽的復蘇霓虹。而對於淮海路商圈而言,這層色彩則更為復雜,2020年作為淮海中路辟築120周年,一面是念舊,濃縮瞭百年時髦的生活底蘊,在這裡的梧桐樹下述之有味;一面是逐新,準備迎接兼容重生的城市活力與商業韌性,迸發出讓人心之所向的美好生活。一街一巷,一店一鋪,新舊交織,這便是淮海路這條百年商業街的動人真意。

  而一條街的創新秉性,也可從一座商業體的改造中窺見一斑。上海廣場作為2020年淮海商圈備受關註的存量改造項目,將於金秋如期面市,在淮海路商業的復蘇浪潮中,以獨創的“商辦同圈”生態自循環模式,激活這條百年商業的時髦澎湃活力。

  百年商業:濃縮上海的時髦情懷

  淮海路,帶著法租界的風情與市井,見證並浸潤著上海商業的摩登歷程。從最開始俄僑商人與山東商人的百傢爭鳴,到改革後各種“第一傢”商店引領排隊風潮,再然後拆除大部分的民宅轉型成真正意義上的商業街,這條“百年淮海路”一直是上海時髦的時代縮影,從建築風格到內部佈局,從街巷樓宇到梧桐光影,無不散發著代表上海這座城市的海派摩登情懷。

  隨著城市發展進程,商業必定不斷更迭。在實體零售面臨危機時期,淮海路也轉身踏入升級調整轉型之路,以 “舊樓改造,存量提升”為主的城市更新,從商業業態、街區形態、文化神態、消費生態著手,吸引瞭眾多國內外優秀品牌首店、體驗店的紛紛落戶,以品牌虹吸效應,為存量改造帶來更多元化的升級體驗。於是掀開淮海路的紅磚墻之下,依舊透著的是年輕的時髦內裡。

  即便是因特殊情況停擺的2020年初始,淮海商圈依舊釋放出超強的商業聯動勢能。作為五五購物節最核心的線下分會場,以一場“淮海紅·五月歡樂淮海嘉年華”,整合商旅文的全渠道資源,以線上小程序漫步遊戲引流實體店社交購物樂趣,激發瞭線上線下協同的消費潛力,釋放出淮海商圈源源不斷的商業新生力,為消費復蘇提振瞭信心。

  順應百年淮海路這股不動聲色的轉型創新浪潮,上海廣場也同樣將在今年金秋迎來它的改造新生。而這場商業的重逢,既需與淮海路區域的時髦基因遙相呼應,滿足摩登白領社群的社交需求;也需應和當下年輕潮流的社交互動體驗。這便有瞭“商辦同圈”的生態模式創新,以融合式的形態輸出上海藝術文化的場域價值。

上海廣場整體效果圖

  由破而生:商辦圈的設計協同

  位列淮海路東段的起始,這輪上海廣場的調整升級,必定引發瞭行業內大范圍關註。上海廣場將放棄傳統純商業零售運營模式,以大體量聯合辦公品牌的引入,“由破而生”形成“自我循環”的商業生態,由單一的零售功能中心轉變為辦公生活一體的價值體驗地標。

image.png

改造中的上海廣場

  要達成“由破而生”的蛻變,首當其沖便是這份“破”的決心。成立於1977年的佩裡·克拉克·佩裡建築師事務所(簡稱:PCPA)則成為這場為上海廣場擔當建築改造及室內設計的幕後操刀手。因設計瞭吉隆坡雙子塔、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等標志性建築,讓PCPA享譽全球,斬獲數百項國際知名獎項。

  對於城市進化下建築改造的價值與意義,PCPA更是自有一套獨到的心得,先後完成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佈魯克菲爾德廣場、上海寶鋼二鋼原廠址等城市地標的改造更新,讓建築在充分沿襲歷史格調及街區風格之餘,加入現代技術,與整個時代的設計風格和諧融入。這恰好對於上海廣場而言,既能與百年淮海路商業街的歷史風貌及佈局和諧共生,也能將商業與辦公各異的價值功能部分融入其中,為“商辦同圈”創造生態循環根基。

紐約佈魯克菲爾德廣場,改造設計出自PCPA之手

  溯源“廣場”這一名稱的歷史意義,改造設計力圖重塑城市公共核心的多樣性、包容性和凝聚力。在上海廣場淮海路沿龍門路的外立面,PCPA沿用瞭原建築弧形立面,采用全玻璃幕墻配以漸變的絲網印刷釉點圖案,虛實合一,不僅為辦公提供瞭最大化采光和通透視線,同時兼具商業物業的標志動感。鏈接淮海路的商業入口也同樣采用瞭高能見度通透感的門頭,讓室內空間場地自然地延展成城市公共功能的景觀互動平臺。這也正如在“商辦同圈”的商業模型下,工作與生活變得邊界模糊,切換更加自由。

image.png

改造後的上海廣場效果圖

  在金陵路側的建築外觀,則將“商辦同圈”的理念體現得更為明顯。整體以雕塑形、折線體呈現,鱗次櫛比的白墻高窗與對面的上海音樂廳相呼應,也同時讓辦公側重區域更顯和諧。錯落的結構設計讓共享空間擁有更開闊視野,借助露臺還可實現體驗的舒適度延伸。

  其次,“破”的源動力並未止步在外立面的變化,內部商業與辦公相結合的空間功能策略,讓上海廣場的設計充滿更多城市公共空間的延伸性。螺旋上升的橢圓中庭圍合出一個讓人流連忘返、集合交流、探索、藝術、互動、共享等功能的綜合空間,消化商業與辦公共同的社交需求,成為生活與工作互為轉變、社群塑造的契機。中庭一側,重寫傳統商業的扶梯呈現,亦靜亦動的無邊界大樓梯讓商業與辦公的過渡節奏自動放緩,體會有趣的業態轉化。而另一側由一組飛天樓梯從3層拾階而上,不僅從視野上創造核心聚焦註意力,為室內的垂直空間帶來交錯的多層次視覺體驗;更順應及強化淮海辦公圈的創意氛圍,偶遇間靈感迸發、工作場景成為商業一景,讓“商辦同圈”這個概念在空間語言中註入新的精氣神。

橢圓中庭效果圖

  這便是上海廣場破而新生的商辦同圈,擺脫各層商業和辦公空間固有的空間劃分,以設計激活多樣業態的交互可能性,成為淮海路城市公共空間的延伸。

  食味玩樂:填充生活與工作的社交罅隙

  眾所周知,淮海路的共享辦公已不在少數,甚至看起來趨於飽和,那麼即便在空間設計上已做足考量的上海廣場,又是如何在同質競爭中找到“商辦同圈”的突破口,尋求社交空間的體驗業態立足點呢?

  首先,區別於其他隻是蠶食消化商業零售冷區的共享辦公,上海廣場則是以3-6層大面積空間的核心業態身份有規劃地與商業進行匹配。由此,更多共享辦公的產品線將同步呈現——不再隻是零散工位的散售,也可以大面積或全區域整租,多產品得以有機靈活的組合,可以從簡單工位,配套服務,甚至提供符合不同行業需求的特殊功能空間的產品衍生一應俱全。

  也正是基於這部分創意辦公社群差異性、靈活性的客群導入,讓上海廣場1-2層的商業空間承載淮海白領的社交集聚功能,得以在工作之餘,生活在側,跳出正襟危坐的逼仄空間,放飛一會自在的體驗,尋求公共場域與私人領地的微妙平衡。

image.png

  於是在上海廣場,“食味玩樂”充斥在商業業態的社交互動中,既有原有的星巴克、麥當勞及華為等傳統連鎖品牌,增添專屬定制的升級概念,放大淮海路特定的時髦元素;也將有各類美食——美式快餐、日料、西餐、創意中式料理等異國佳肴在這裡和諧匯聚,各取所愛,用味蕾滿足幸福感。此外,現代社交必備的快樂基因——網紅茶飲及甜品品牌也必不可少,即如給枯燥生活增添些許儀式感的EVERNAKED裸蛋糕,伴著香氣尋求恰到好處的甜蜜。同時還將辟出藝術文化的專屬空間,帶來創意質感的設計與沉浸互動的體驗,感受生活之美與意趣叢生。當夜幕降臨,上海廣場還給出瞭一條工作與生活的新岔口,引入類似M BOX這類Live House的娛樂城體驗金體驗業態,為一成不變的生活增添夜晚互動的獨特調劑。放緩回傢的腳步,在這裡相約談天說地,真切地感受淮海路夜晚的活力脈搏。

  從“食味玩樂”多業態,填充生活與工作之間的呼吸距離,這便是上海廣場以社交定位尋求“商辦同圈”的立足點。

  結語:新時代的商業越來越註重將文化全方位滲透消費者體驗,而作為百年商業街的淮海路更是在這股商業更新浪潮中擔當時髦先行者。今年改造重生的上海廣場在致敬淮海路百年繁茂的同時,也將在新青年與新文化的交叉口賦予更多商業社交功能,尋求人與社群、創新辦公、生活價值重合的機會點,構造城市公共空間文化價值的商業新場域,為城市更新提供可續動力。


加入就送PS5娛樂城註冊

體育新手必學球版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