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煉傳統文化資源的思想精髓與審美特質,建立與時代精神之間的共鳴,是藝術創造的前提

  積極適應和運用新媒介、新技術、新方法,賦予優秀傳統文化新的生命活力。拓展創意空間,打造精品力作,對傳統文化資源傳承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借助成熟的市場化與產業化運營機制,為傳統文化資源開發提供持續發展動力
  傳統文化資源帶有鮮明的民族特征,但其作為人類文明成果的組成部分,它們完全可以被世界所接納、轉化和運用
  “三國”故事改編是條“文化長河”,積累豐富的“兩創”實踐經驗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是具有時代性的重大課題。我國擁有極其豐富的傳統文化資源,三國故事是歷史文化意蘊豐富、影響深遠的文化資源之一。對三國歷史進行解讀闡釋、重述重構而形成的三國故事,寄托著人民大眾最為樸素的價值追求和道德理想。三國故事是一條奔湧向前的文化長河,攜帶著中國歷史文化的基因;它同時是開放的、沒有疆域的,其影響廣拓海外,是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的經典范本。以三國故事發展演變為案例,梳理其中蘊含的“兩創”經驗,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價值。
  在三國藝術形象發展史上,裡程碑式作品無疑是元末明初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其實早在隋唐時期,三國故事就已廣泛流傳,宋代“說話”藝術中已有“說三分”,元代《三國志平話》已初具《三國演義》規模,舞臺上也早有眾多三國戲。羅貫中《三國演義》是對三國故事一次集大成的梳理和匯總,也是一次氣魄宏大的藝術創造,描繪瞭一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作為一部通俗文學作品,《三國演義》為一代代中國人所喜愛,成為後世三國故事創作的重要源頭,其社會影響遠遠超出文學范疇。戲曲方面,三國故事幾乎貫穿中國戲曲從萌芽到成熟各個時期,《三國戲曲集成》搜集歷代創作三國戲多達587 種,這些劇目幾乎將三國時期重大歷史事件和主要人物都搬上舞臺。借助章回小說與戲曲這兩種大眾化藝術形式,三國故事深刻嵌入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近幾十年,三國故事進入影視領域,新世紀以來進一步向動漫、電子遊戲、網絡文學等新興領域邁進,熱點作品層出不窮。繼電視劇《諸葛亮》後,1994年84集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問世。陣容強大、制作精良,一經播映便轟動全國,繼而在諸多國傢和地區產生巨大影響,成為一張閃亮的中國文化名片。其後,《呂佈與貂蟬》《三國》《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等電視連續劇相繼問世,成為不同時期的文藝熱點。電影方面,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我國香港和臺灣地區就陸續出現三國題材電影;新世紀以來,中國大陸先後創作《三國志之見龍卸甲》《赤壁》《關雲長》《銅雀臺》《影》等影片。這些作品中影響較大的是吳宇森導演的《赤壁》,影片上下兩部分別創下不菲的票房,至少在海外30多個國傢和地區上映。海外票房中日本票房占71%,足見三國文化在東亞地區尤其是日本有著巨大影響力。
  三國動畫和電子遊戲的創作也引人關註。連載多年的漫畫《三國志》、動畫片《三國志:英雄的黎明》等產生廣泛影響。新世紀以來,我國陸續創作3D版動畫《三國演義》等10多種三國動畫作品。在電子遊戲方面,三國題材遊戲至今已開發1000種以上,正走向全球化創作與傳播階段。上世紀80年代,三國電子遊戲《三國志》問世,就此開創三國遊戲這一大品類。數十年來,三國遊戲一直是長銷不衰的題材。雖然遊戲玩傢首要目的是娛樂城體驗金,但通過遊戲亦可以獲取歷史知識,激發探索歷史的興趣,進而潛移默化地培育對中國歷史文化及價值觀的認同。
  既要有價值定力、苦練內功,又要博采眾長、兼收並蓄
  通過對三國藝術形象創造歷程的簡略回顧,關於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可以獲得一些有益的啟示。
  其一,尋找傳統文化與時代精神、現代價值之間的契合點。提煉傳統文化資源的思想精髓與審美特質,建立與時代精神之間的共鳴,是藝術創造的前提。比如,蘇東坡、辛棄疾、陸遊等宋代文學傢不約而同地選擇三國詠史抒懷,均在於他們敏銳地把握到三國故事的精髓,即其中蘊含的雄渾壯闊的思想境界、宏大陽剛的美學品格以及遒勁蒼涼的歷史美感。借助這種深層次的思想與審美共鳴,藝術傢完成自我表達,傳統文化資源也獲得新生。
  對傳統文化資源的解讀、闡釋、利用與再創造,必然要滿足時代需要,打上鮮明時代烙印。1994年版電視劇《三國演義》去除原著中迷信糟粕,保留對忠義勇武智慧的歌頌。許多內容經過提煉、揚棄和轉化,體現出現代價值。
  其二,積極適應和運用新媒介、新技術、新方法,賦予優秀傳統文化新的生命活力。三國藝術形象不斷演化更新,三國故事持續地活化於不同時代的全新藝術門類、藝術形式當中。從雜耍、民謠、詩詞、話本、小說、戲曲,到後來的電影、電視劇、紀錄片、漫畫、動畫、電子遊戲、網絡小說,乃至文創產品、實景娛樂城體驗金、特色文化園等,三國文化的存在形態一直在不斷豐富。正是這些適應不同時代媒介發展、藝術演變和審美變遷的創新形式,使三國故事始終保持旺盛生命力。
  進入互聯網時代,文化藝術發展獲得更多更大創意空間。據統計,三國題材網絡小說以每年上千部的數量激增。在起點中文網,以“三國”為關鍵詞,可檢索出3.6萬多部相關作品。中國國傢圖書館聯合三國手遊《率土之濱》開啟三國典籍文化傳承計劃,玩傢在遊戲內能閱讀三國典籍,身臨其境地體驗三國文化。除數字出版、網絡遊戲外,還有交互式文旅APP、短視頻、直播……互聯網時代的新媒介、新類型、新技術、新方法,為傳統文化的創新發展提供前所未有的可能。
  其三,通過創新思維實現創意突破,打造開創性、引領性的精品力作。在三國藝術形象發展歷程中,有一些關鍵性的傳播節點和代表作品,它們的出現使三國故事影響力實現爆發式增長,並產生深遠綿長的“長尾效應”。羅貫中《三國演義》開創歷史演義小說這一全新類別。電視劇《三國演義》首次完成對這部巨著的完整影像呈現,實現瞭廣泛的海內外傳播。一些遊戲產品與三國歷史元素有機結合,實現歷史、文學、美術、社交、競技的創意融合。這些作品都為三國歷史和人物解讀提供新的可能性。由此可見,拓展創意空間,不斷打造引領性的精品力作,對傳統文化資源傳承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其四,借助成熟的市場化與產業化運營機制,為傳統文化資源開發提供持續發展動力。傳統文化資源要實現當代活化,必須打造出能夠滿足時代需要的優質文化產品,通過文化資源的社會化和市場化配置,經過市場檢驗和競爭贏得受眾認可,獲得持續發展。新世紀以來,《赤壁》《三國演義》《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三國》等影視作品,都離不開高速發展的中國影視產業在資本、人才、技術等方面提供的強大支撐。可以說,沒有充分的專業化、市場化、產業化,就不會有三國題材作品的繁榮發展。
  其五,要有堅定的文化自信、開闊的國際視野與開放的文化胸襟。傳統文化資源帶有鮮明的民族特征,同時作為人類文明成果一部分,它們完全可以被世界所接納、轉化和運用。《功夫熊貓》《功夫夢》《花木蘭》等,將中國傳統文化資源與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創意、類型元素和電影工業有機結合。三國故事也是如此。它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在跨文化對話與交匯中,三國故事的深度與廣度都得到拓展,讓三國故事展現出具有陌生化和創意性的新形態。這都是跨文化交流的收獲。
  對傳統文化資源的開發利用,既要有堅定的文化自信,又要有開闊的國際視野和開放的文化胸襟;既要有價值定力、苦練內功,又要博采眾長、兼收並蓄。隻有這樣,“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才能不斷深化,傳統文化資源才會不斷“滾雪球”,獲得長久、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詹慶生 為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教授)


加入就送PS5娛樂城註冊

體育新手必學球版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