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因愛奇藝在VIP會員基礎上,以再次收費為門檻,吸引用戶提前觀看熱播劇《慶餘年》,會員吳某認為此舉違反瞭會員協議,將愛奇藝告上瞭法院。日前,北京互聯網法院宣判,愛奇藝公司的《愛奇藝VIP會員服務協議》部分無效,愛奇藝應向原告吳某連續15日提供愛奇藝平臺“黃金VIP會員”權益,並賠償吳某公證費損失1500元。

  此案判決後產生很大輿論反響,在微博上,“愛奇藝超前點播慶餘年被判違法”的話題閱讀評論量達5.4億,上萬人在知乎相關話題下進行瞭討論,這種熱度一方面證實:現在願意為視頻付費的用戶真的很多;另一方面也說明,對於視頻網站變著法兒多收費、快收費,“民憤”也不小。

  打瞭半年的官司,吳某除瞭拿回來自己花的公證費,隻“收獲”15天的會員補償——而這個權益,本來就應該屬於他和全體付費會員的,這不能稱作一次“勝利”。事實上也的確如法律界專業人士所說,普通公眾層面會認為愛奇藝敗訴瞭,但法律意義上法院隻認為個別條款無效,並未認為服務協議整體違約。再具體一點說,愛奇藝的收費模式並無不妥,隻是服務沒跟上。

  這顯然會讓那些發出“我要這會員有何用”的用戶感到不滿意。不滿意是因為,法院的判決對視頻網站並沒有多大的震懾作用,頂多在修改服務協議之後,繼續推行超前點播模式,甚至再開發其他奇葩的收費說法,反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想比別人早看幾集熱門劇,就需要額外多掏腰包。在國內流媒體平臺,這種模式也被認為“並無不妥”,但“並無不妥”就對嗎?視頻網站在追求收益的同時,可不可以對用戶多一些尊重?起碼別讓VIP會員花瞭錢還受委屈。

  在視頻網站的宣傳中,VIP會員的身份是“尊貴”的,買瞭會員,不但可以提前觀看視頻內容,還可以免看廣告——這已經成為用戶對VIP會員的普遍認知。因此,想要越過這一層面的共識,就要求視頻網站要盡到告知與說明義務,但顯然,在推出超前點播這一“服務”時,視頻網站並沒有走相關流程,也未與會員進行有效溝通,正如有的用戶所說的那樣,不是不接受收費,而是付瞭會員費之後不知道自己的權益以及權益的隨意變化。

  2018年,幾傢視頻網站的會員在購買VIP會員資格後,仍要收看大約15秒的廣告,也引起瞭不小的批評聲浪。當時這種狀況的發生,被認為是視頻網站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內容競爭,在支出瞭巨額版權費與內容制作費之後,需要通過多元的盈利方式來填補虧損,所以才會有充瞭會員還得看廣告這種“怪現狀”。

  到瞭2019年,視頻網站的虧損進一步加大,愛奇藝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凈虧損達36億元,比上年同期多虧瞭約4.8個億,而騰訊視頻和優酷在年初就各自做出瞭虧損80億元的年度預算……虧損止不住,原因是視頻網站還在依賴燒錢模式進行擴張,而付費會員人數的增長率下降,也讓這些視頻網站心中沒底,於是,薅老用戶羊毛這種做法自然而然便產生瞭。已經有人警告這樣的做法屬於“飲鳩止渴”,但處在同一跑道上競爭的幾大視頻網站已經停不下來瞭。

  能理解視頻網站的焦慮,停止虧損走向盈利是所有商業娛樂城體驗金網站的正當追求,但這種追求不能建立在用戶的痛苦之上,而應該改變發展策略,用優化的商業模式,通過輸出優質內容,提高老用戶的忠實度,吸引新用戶的加入,美國流媒體巨頭Netflix2019年第三季度凈利潤實現6.65億美元,同比增長65%,中國視頻網站不妨多去關註Netflix做瞭啥,而不是把重點放在刺激老用戶多花錢上。一旦老用戶的委屈無處釋放,那麼新用戶也會望之卻步。說好的良性健康發展,也便無從實現瞭。


加入就送PS5娛樂城註冊

體育新手必學球版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