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張洪春(右)與他的老師國醫大師晁恩祥的合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張洪春: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日友好醫院保健醫療部主任、中醫部主任,國傢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中醫肺病學學科帶頭人,北京中醫藥大學兼職教授。 

  2003年7月,由中日友好醫院13名醫護人員組成的醫療隊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三師醫院進行醫療幫扶。當醫療隊隊長張洪春得知在帕米爾高原上駐紮著一支保衛國門的部隊時,當即表示要去慰問。那年國慶節的前一天,醫療隊到紅其拉甫出入境邊防檢查站,為戰士們體檢,還為一名患潰瘍性結腸炎的戰士進行會診……3個月的時間裡,醫療隊一擠出時間就到附近的兵團農場連隊義診,去過最遠的地方是農十師185團“西北邊境第一連”的駐地,也就是中國地圖上“公雞尾巴向後翹”的最末端位置。

  從患者身上,張洪春也經常感受到理想信念的力量。一位老紅軍去世時穿著帶補丁的衣服,卻捐獻瞭全部財產和遺體。

  這些人和事,感動人也教育人。醫為仁術,必具仁心。中醫藥是具有悠久歷史傳統和獨特理論及技術方法的醫藥學,也是一直活在老百姓生活中的傳統文化,關乎每個人的身體健康。作為一名中醫藥人,張洪春始終堅守著那份初心——“努力提高療效,讓患者少用藥、治療更簡便。”

  ■誠心

  9月3日上午,張洪春在中日友好醫院中醫肺病一部7診室出門診。

  當天來的20多名患者大多數是張洪春的老病號。一名肺癌術後患者說,她昨天逛公園走瞭一萬多步,沒有喘不上來氣的感覺;一名高齡患者傢屬來開藥,特意掏出手機展示瞭老人最近學水墨畫的作品;一名患者抱怨醫院附近停車太難,張洪春還講起瞭前幾年醫院建立體停車樓的事,“醫院院內停車樓隻提供給患者使用,現在馬路邊上停著的車很多是醫護人員的”……

  患者願意傾訴,張洪春願意傾聽。

  問病史、切脈、看舌苔……張洪春清楚地告訴每一名患者,方子裡準備加哪味藥、減哪味藥,加多少克、減多少克,理由是什麼。如果涉及新近瞭解的藥理,他還會跟患者和跟診的學生調侃自己“現學現賣”。

  當天還來瞭兩名其他科室同事娛樂城推薦過來的疑難雜癥患者。張洪春與這兩名患者交流瞭很長時間,包括術前術後、中藥西藥等各方面的問題,中西醫結合的重要性在不知不覺中被解釋得一清二楚。

  一上午的門診中,張洪春反復提及兩個字——證和癥。

  證是指“證候”,它是對疾病的病因、病機、病位、癥狀等的概括。“癥”是指“癥狀”,是疾病過程中出現的個別的、表面的現象,比如頭痛、咳嗽。

  中醫治病,講究“辨證論治”。中醫運用望聞問切四種檢查方法判斷疾病是何種性質的“證候”,進而確定相應的治療措施。在張洪春看來,“辨證”是需要醫生和患者共同完成的。他舉例說,哮喘的患者體質、生活環境各有不同,他們總結好自己的“癥”,對中醫確定治療方法和用藥有很大幫助。

  整體觀念與“辨證論治”,被稱作中醫的“靈魂”。張洪春提醒患者既要抓住主證,也要關註全身健康,避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中醫的優勢在哪?張洪春認為,在門診和農村。

  從古人提出的“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到當下全社會倡導的“每個人是自己健康第一責任人”,健康理念的轉變深入人心。張洪春說:“中藥有適應癥廣、醫療成本低、易推廣應用等突出優勢,在門診和農村頗受慢性病患者和疑難雜癥患者歡迎,且很多看中醫的患者‘認大夫’,希望通過長期調理能夠緩解甚至解決病痛。”

  但是,很多患者在門診有這樣的經歷:明明看的是西醫,醫生開藥時,總在西藥外再配幾盒中成藥;或者請求醫生盡量給自己開中成藥。

  西醫開的這些中成藥真的適合患者嗎?張洪春說:“我國大量中成藥是西醫所開,但是大多數西醫並不瞭解中藥的四氣五味、配伍和禁忌,多開和錯開的情況非常普遍。如果辨證不準確,患者用藥會出現不良反應或副作用,也浪費醫保基金。”

  張洪春早就註意到瞭這個問題。2019年全國兩會召開前,他專門到北京幾傢醫院調研,隨後提交瞭《關於加強西醫師使用中成藥的培訓、考核和管理》的提案,建議國傢衛健委、國傢中醫藥管理局出臺相關文件,加強西醫學習中醫藥的培訓和考核力度。張洪春說:“‘西醫開中藥’問題非常重要,相關部門也早已發現這一問題,並開展瞭一系列工作,但推行困難,未達到預期效果。”

  而就在今年9月,傳來一個好消息:國辦印發瞭《關於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將中醫藥課程列入臨床醫學類專業必修課程。張洪春第一時間轉發這條新聞,同時呼籲“加強中醫藥辨證思維意識的培訓”。

  ■潛心

  張洪春是國醫大師晁恩祥在北京中醫學院(現北京中醫藥大學)的第一屆碩士生和第一屆博士生。

  晁恩祥教授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學中醫的大學生,如今80多歲高齡依然堅持出門診、帶學生。

  1988年,在張洪春正式拜入師門之前,晁恩祥教授給他出瞭一道題:“為什麼中醫能夠長盛不衰?”張洪春連續三天紮進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圖書館,完成一篇3000多字的文章,從中醫藥的特色優勢、臨床療效和傳承與創新三個方面回答這個問題。後來,晁恩祥教授告訴張洪春,他比較滿意張洪春的治學態度。

  相應的,晁恩祥教授認真、紮實的治學態度深深影響瞭張洪春。張洪春說:“晁老十分善於從臨床中發現問題。一般人看病開方,多願意聽療效上的好消息,而晁老則不然。他遇到療效不好的患者,會更加認真地分析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並在不斷鉆研中找到正確的方法。由於來自臨床、用於臨床,晁老的研究和探索總是那麼紮實。”

  張洪春從學生時代就養成瞭讀經典、做臨床、取眾長、細觀察、善思悟、寫文章的習慣。

  上學時,張洪春就開始跟著晁恩祥教授等出診、抄方、記錄,並利用業餘時間研習這些藥方。他還跟著晁恩祥教授參加中華中醫藥學會內科分會的活動,承擔一些學術交流活動的聯絡和協調工作。當時的內科分會委員一共30多位,全是步玉如、路志正、焦樹德、張鏡人、張學文這樣的大傢。他們開會時,張洪春做記錄。

  這些名老中醫的學術思想潛移默化地影響瞭張洪春。介紹起這些名老中醫的專業領域,張洪春言語間滿是尊重和崇敬,還是一副學生的樣子。

  其實,張洪春在考大學的時候差一點去讀瞭農學專業。1980年,他在父親的鼓勵下考入山東中醫學院(現山東中醫藥大學)中醫系。剛上大學的時候,他覺得中醫藥有點“土”,附近院校的同齡人用大量時間學外語,而他卻整天拿著古書背穴位、經絡和湯方。

  但是,慢慢地,張洪春發現中醫藥的魅力正在於它的樸實無華,每一張方子都凝結瞭中醫的無數心血。

  30多年來,張洪春一直致力於中醫藥防治肺系病的臨床、科研、教學工作,圍繞豐富與完善“風咳”、“風哮”內涵,開展瞭肺系病穩定期臨床療效與機理研究、流感證候規律與方藥機理研究等工作。同時,他註重科技成果轉化,主持瞭黃龍舒喘顆粒治療支氣管哮喘病、固本咳喘膠囊治療慢性支氣管炎、調補肺腎膠囊治療COPD等3個中藥新藥的開發研究工作。

  “傳承與創新相輔相成,傳承好才能創新好。”一直以來,張洪春把傳承晁恩祥教授的學術思想,當成責任與義務。據他介紹:目前,“晁恩祥國醫大師傳承工作室(站)”已開展相關課題研究18項,先後舉辦6次大規模學術思想傳承活動,培養學生60餘人,遍及海內外。下一步,工作室(站)將繼續推進晁老學術思想整理、挖掘和傳承工作,建立學術經驗傳承平臺,並出版論文集、醫案集等圖書。

  ■熱心

  8月24日,張洪春收到一條報喜的消息:他的徒弟馬科獲得瞭“四川省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先進個人”的榮譽稱號。

  馬科是四川省什邡市雙盛中心衛生院副主任醫師,是張洪春2018年參加北京援建什邡中醫工作時收的學術傳承弟子之一。

  多年來,張洪春先後在青海、新疆、四川、貴州等地參加援建工作,針對慢性支氣管炎、哮喘制定治療處方,手把手培訓當地中醫科醫生。在後續的幫扶過程中,他也留意機會把當地醫生帶到北京學習,加入學術組織,參加學術交流活動,助力基層醫療人員成長。

  張洪春是一位熱心人,每次參與援建工作,都會結識一群當地的朋友,直到現在很多人還來北京找他看慢性支氣管炎和哮喘病。

  20年前,張洪春在青海省西寧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縣醫院中醫科對口幫扶瞭半年時間。在那裡,他看到很多人為瞭節省用藥,將煎著吃的中藥打成粉末沖著喝。

  那時候,張洪春暗下決心,“要努力讓每一名患者花最少的錢,達到最好的療效。”

  但是,想要真正解決基層醫療問題,光靠短期義診解決不瞭實際問題,必須沉下心來長時間助力,幫助地方捋順學科發展,培養一批能留得住的人才。

  這是張洪春一直關心的問題。他也在身體力行做著有關中醫藥人才培養的工作——

  從1991年進入中日友好醫院工作至今,張洪春歷任醫院科教部副主任、人事處副處長、科教黨總支書記、科研處處長等,在每一個崗位上,他都鼓勵青年中醫藥人才向名老中醫學習,“名老中醫的病例多,他們的臨床經驗非常寶貴”。

  作為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分會主任委員,張洪春籌備成立瞭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分會青年委員會,積極搭建平臺,讓老、中、青三代肺系病工作領域的學者、專傢齊聚一堂開展學術研討和交流,讓老一輩的學術思想得到更好的傳承與發揚。

  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張洪春提交提案,建議把跟師臨診作為中醫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的主要教學方式,並從制度設計上對跟師臨診的時間、內容和形式作出明確規定。

  傳承的不僅僅是醫術,還有仁心。

  1962年從北中醫畢業後,晁恩祥教授和同學王秀珍喜結連理,一同被分配到內蒙古中醫醫院,直到1984年中日友好醫院建院邀請晁恩祥夫婦回京參與臨床工作,夫妻倆在內蒙古一紮就是22年。

  在晁恩祥教授看來,年輕時的“摸爬滾打”對於今後的從醫之路十分重要。張洪春第一次參加對口幫扶支援時,剛到宿舍安頓好,晁恩祥教授就打來電話,鼓勵他條件再艱苦都要好好幹。

  晁恩祥教授曾說過:“我很崇敬‘大醫精誠’,‘精’乃‘學術精深,辨治精準,診療精湛’,亦即‘醫精為業’;‘誠’則是‘誠心、誠信、誠意’,即‘對工作要有誠心,對中醫學術要有誠信,對患者要有誠意’。”這些話,張洪春謹記於心,並經常講給自己的學生聽。

  ■同心

  在中日友好醫院援鄂醫療隊的診治中,有這樣一個病例:92歲的患者祁奶奶突然發熱,體溫37.9℃,血常規異常。外科重癥醫學科副主任段軍決定實施中西醫結合治療。兩位中醫大夫立即進入病房查看患者病情,並視頻連線後方中醫肺病專傢張洪春和楊道文。他們與晁恩祥教授深入討論,對原方藥進行調整補充。祁奶奶喝瞭新調整的中藥後,次日體溫恢復正常,癥狀逐漸改善,5天後順利出院。

  據張洪春介紹,作為全國中西醫結合診治示范醫院,中日友好醫院援鄂的主管病區中西醫結合診治率接近100%。他認為,“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中醫藥在改善病狀、縮短住院天數、減少輕癥向重癥的發展,以及減少重癥向危重癥的發展等方面,都顯示出良好療效。”

  接受采訪時,張洪春用兩張A4紙畫圖示意“辨證論治”的中醫優勢,思路清晰,有理有據。

  張洪春認為,新冠肺炎屬中醫“溫病”、“疫病”等范疇。“國傢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專傢制定的中醫診療方案,是一般性指導原則。患者發病地域的不同、體質的不同、發病節氣的不同,其治療方案需要隨時調整。”

  疫情在哪兒,醫護人員就在哪兒。在晁恩祥教授的帶領下,張洪春與楊道文、陳燕、李得民等醫生通過中日友好醫院遠程醫療會診中心平臺,或電話、微信等形式開展遠程會診指導武漢等地一線救治,每場針對重癥患者開展的病例討論至少有40分鐘。春節期間,曾3次聯合廣州、深圳等地中醫專傢共同為武漢新冠肺炎重癥病例進行遠程會診,同時開展中醫病例討論和教學查房活動。

  團結一心,共同抗疫。張洪春還有諸多抗疫身份: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中醫藥專班組成員、國傢中醫藥管理局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聯防聯控工作專傢組成員、作為牽頭人參與黃璐琦院士主持的國傢重點研發計劃重點專項《中醫藥防治2019-nCoV研究》並研制中醫證候調查表……

  作為一名政協委員,張洪春也一直積極建言獻策。1月27日,他向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提交瞭《發揮中醫藥優勢全過程參與患者救治》的社情民意信息。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他又呼籲建立健全中醫藥早期參與重大疫情防控機制;在國傢及各省(市)級區域內各建設一所中醫藥防治疫病臨床與研究基地,讓中醫常規參與全程管理。

  寥寥幾句,張洪春介紹瞭自己參與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經歷。

  談起同事同行的抗疫故事,張洪春卻感性地說瞭很多。再回憶起抗擊非典的歲月,他又講到瞭對於我國公共衛生治理體系建設的一些思考,信心滿滿而直言不諱……

2020出款最快的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