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近年來,“臺獨”分子的活動范圍已經不再局限於大陸和臺灣。在臺灣民進黨當局的指使下,臺灣情報機關在其它國傢和地區安插和發展“臺獨”分子,讓他們在外為自己搜集有關祖國大陸的情報,刺探其它國傢對大陸一些事務的看法。這些人除瞭搜集情報,還會不斷尋找機會抹黑大陸。

  鄭宇欽,臺灣高雄人,曾任民進黨前任主席卓榮泰助理,因對大陸從事間諜情報活動被國傢安全機關逮捕。

  鄭宇欽的“臺獨”思想由來已久,也在仕途上有著極大的野心。

  臺灣間諜鄭宇欽說:“我的規劃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進入‘總統府’國傢安全會議,擔任咨詢委員。”

  在臺灣讀研究所期間,鄭宇欽對情報學產生濃厚興趣,專門撰寫瞭研究大陸國傢安全機關組織和架構的論文。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因為中共國傢安全部機關是比較敏感的機關,如果他研究這個課題的話,肯定會引起臺灣情治機關或者相關部門的關註。”

  鄭宇欽想借此進入臺灣政壇,但清高自負的他並沒有得到青睞,為瞭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鄭宇欽決定到海外鍍金。

  2004年,鄭宇欽前往捷克查理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他收到駐捷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的邀請參加迎新活動,迎新會上,他收到瞭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李雲鵬,駐捷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代表。

  鄭宇欽說:“當時他介紹自己說,他在臺灣駐捷克辦事處,然後他很明確地告訴我,他在‘國傢安全局’任職。”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鄭宇欽當時很興奮,他有機會真正接觸到情治人員,於是他就主動聯系瞭李雲鵬並自我娛樂城推薦,把他當時寫的那篇研究論文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發給對方。”

  之後李雲鵬找到鄭宇欽,問他願不願意寫一寫情報機關運作的文章,有稿費。當時的鄭宇欽急於展現自己的情報研究能力,為自己積累資歷,他表示非常願意。

  文章交稿後,鄭宇欽又幾次主動找到李雲鵬,問是否有適合自己的選題,李雲鵬在找鄭宇欽寫過幾篇情報研究報告後,便終止瞭與他的聯系。2008年,鄭宇欽回到臺灣,經老師娛樂城推薦,到臺灣的復興廣播電臺做節目。茶歇時,一個名叫呂傢嘉的女子上前搭訕。

  鄭宇欽對自己的搜情能力十分自信,但苦於沒有施展的空間,當呂傢嘉問他有沒有興趣幫忙搜集一些時政熱點時,鄭宇欽馬上答應。

  鄭宇欽說:“熱點時政議題的話,一開始她會告訴我哪些熱點,有關臺灣,有關大陸,比較偏向政治經濟還有軍事,後來慢慢變成我主導他們。對大陸的認識,如果停留在兩岸的話太狹隘瞭,從國際組織去瞭解中國,它的面貌雖然不會是百分之百呈現,但是相對會比較深入、比較完整。”

  此外,呂傢嘉提醒鄭宇欽多創造機會去大陸,留意所接觸到的專傢和學者關於兩岸有什麼觀點、有誰可用。為完成呂傢嘉佈置的任務,2011年到2013年,鄭宇欽先後四次創造機會入境參加學術會議。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他有意識地去觀察這些人,替臺灣的間諜情報機構物色可發展的專傢學者,他跟他們接觸談完話之後,會把每個人的性格特點、所從事的領域、研究的內容跟臺諜一五一十地進行報告,報告完之後,會主動提出對這個人使用的想法。”

  這時的鄭宇欽已經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開始變得小心翼翼,他把呂傢嘉在通聯方式的名字改成瞭退稅中心。在收取間諜經費時,鄭宇欽也是用化名采取多種方式簽收。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一是回臺當面接收,第二個通過他在捷克開設的公司收取臺灣間諜機關這些經費,因為捷克對資金往來查處比較嚴,以公司名義來收錢,能夠很好掩護他的間諜活動。”

  期間,呂傢嘉曾與鄭宇欽溝通,想為他建檔讓他成為正式的搜情人員,鄭宇欽時刻惦記著他的政治前途,沒有答應這個請求。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在臺灣學者界,如果成為軍事情報局或者‘國安局’的運用人員就會被同行看不起,如果他今後想進‘國安委’,那這類的檔案將成為他今後在學術界從政的污點,因此他也提出說,能否不要以建案的方式進行合作,而是繼續以錢情交易的模式進行合作。”

  2013年到2016年,鄭宇欽因簽證問題困在捷克無法離境,解困後,他馬上飛回臺灣聯系呂傢嘉要去復興廣播電臺做節目。這次,呂傢嘉把一個叫Vicky的同事引薦給鄭宇欽,並告訴他以後Vicky就是他的承辦人。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Vicky的真名叫陶致蓁,臺灣軍事情報局的間諜。Vicky承辦之後,對鄭宇欽之前配合呂傢嘉開展情報搜集這種方法,包括情報的質量提出質疑。陶致蓁向鄭宇欽說,能不能找一個更好的方式或者平臺,然後通過歐洲或者歐美一些關系,去獲得一些祖國大陸的情報。”

  這時鄭宇欽馬上提出,歐盟的一些會議華人很難參加,裡面有關於大陸的有用情報,如果在捷克成立一個研究所,把名氣打出去,就能有機會參加這些會議,這個建議得到陶致蓁的贊賞。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鄭宇欽回到捷克之後,成立瞭政治經濟研究所,他自封所長。”

  鄭宇欽說:“所長頭銜,使我能夠參加更多國際組織和會議,對我搜集是有方便的。”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在陶致蓁間諜經費的贊助之下,在捷克舉辦瞭兩場大型的學術會議,也是這兩場大型的學術會議,一下子把他這個研究所的名氣在捷克打開瞭。2017年,鄭宇欽向陶致蓁報告,說他的研究所接到瞭歐洲安全與合作理事會的邀請,在維也納參加一場大型學術會議,這場學術會議級別很高,而且沒有中方人員參加,隻邀請瞭他一個華籍人員。”

  會議期間,鄭宇欽把參會獲取的一些資料發給陶致蓁,陶致蓁看瞭異常興奮,她第二天就帶著她的上司直接飛到維也納與鄭宇欽見面。

  這次見面,陶致榛和她的領導對鄭宇欽的工作高度肯定,當面給瞭他一萬美金的獎勵,同時,也為他下一步的工作提出瞭新的要求。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要求今後鄭宇欽要多參與歐盟或北約組織的這類大型會議,通過這些會議,去瞭解歐美對於祖國大陸重大事項的看法,國防、科技、軍工、政治領域重大事項的看法,同時要求鄭宇欽在參會過程中,要多建立自己的人脈關系,與一些與會的學者建立聯系,從中套取涉及祖國大陸的情報。”

  受到這樣的肯定,鄭宇欽更加覺得自己不一般,他更主動地以專傢的身份指導臺諜哪些大陸情報對於臺灣來說更重要。

  隨著情報搜集地不斷深入,鄭宇欽越來越害怕自己的事敗露,每次在大陸入境前他都會先卸載與陶致蓁聯系的軟件。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刪完之後進來,所有的活動不留下痕跡,隻用耳朵聽、用眼睛看,出境離開大陸之後,再把軟件重新安裝在手機裡,用語音的方式向對方播報。”

  在傳輸情報時,鄭宇欽也主動要求使用安全性更高的軟件。隨著搜情任務的增多,鄭宇欽拿到的間諜經費也越來越多,從2005年到2019年,他共收取瞭276萬臺幣的間諜經費,有瞭錢的支撐,他的手段也越來越有恃無恐。2019年1月,鄭宇欽收到三個網址的鏈接。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他打開鏈接一看,發現是三篇美國一個反華基金會的研究員,撰寫的三篇炒作中國威脅論的文章。鄭宇欽看到文章之後如獲至寶,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抹黑醜化中國在捷克外交政策的機會。”

  這三篇文章早在半年前就已經發表,當時並沒有引起太多關註。鄭宇欽很清楚,臺灣當局和情報機關一直想在國際上抹黑大陸的形象,挑撥祖國大陸與其它國傢的“外交”關系,從而為臺灣當局拓展所謂的“外交”空間。他決定好好利用這個機會,隨即把這三條消息在多個華人群裡進行轉發。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同時他還添油加醋,杜撰瞭很多虛構的事情,比如說,他說在捷克的華人華僑是中國間諜,為瞭增加謠言的可信性,他還篡改瞭消息的來源,說這三篇文章是他從捷克政府單位內部獲取的,這些謠言在捷克華人圈裡廣泛傳播,引起瞭一定的恐慌。”

  鄭宇欽的行為造成瞭惡劣的影響。2019年4月,他因涉嫌間諜罪在進入大陸的時候被國傢安全機關逮捕。

  福建漳州市國傢安全局幹警說:“鄭宇欽從2005年以來就在跟臺灣間諜機關合作,持續的時間長、活動手法隱秘,他提供的情資也是越來越多、由淺入深,到後期提供的很多情資涉及到核心秘密的一些內容。”

  鄭宇欽案是一起典型臺灣間諜機關迂回其它國傢,對祖國大陸進行情報搜集的案件,也是一起“臺獨”勢力在海外意圖調撥祖國大陸與其它國傢“外交”關系的典型案件。

  在臺灣民進黨當局和情報部門的指揮下,有一些像鄭宇欽這樣的人在海外其他國傢頻頻搞小動作,不斷挑撥,慫恿一些對中國大陸並不友好的人員與“臺獨”勢力同流合污。在這裡,我們想說,臺灣民進黨當局的所作所為改變不瞭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事實,任何搞政治操弄,制造“臺獨”分裂活動的企圖都不會得逞。

2020出款最快的娛樂城